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云端智联 » 疫情期间年轻人正重返Facebook:有人积极寻求救助 有人逃离生活

疫情期间年轻人正重返Facebook:有人积极寻求救助 有人逃离生活

Facebook 适合“老年人”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2019 年,Facebook 的使用率呈现下跌趋势,这在 Z 世代和千禧一代中尤为明显。数据显示 69% 的 Facebook 用户为成年人,但是平台上 30-49 岁的人数超过 18-24 岁的人数,“婴儿潮一代”(出生年份在 1946 年和 1964 年之间)紧随其后。甚至在 TikTok 浪潮袭来之前,Facebook 的利润率已经开始下降。

至少这是两个月前 Facebook 的情况。

疫情使得 Facebook 上的聊天变得越来越火热。自隔离开始以来,Facebook.com 的平均每日访问量增长了 27%(相比之下,YouTube 和 Netflix 仅增长了约 15%)。据三月份 Facebook 博客文章,在受灾最严重的国家,Facebook 发送消息和直播的使用量增加了 50% 以上;在意大利,使用量增加了 70%。

在疫情隔离期间,每个社交平台的用户都在增加,尤其是具有实时信息流和视频消息功能的平台。但与 Instagram 和 Twitter 不同的是,Facebook 需要提升用户数量。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和 Post Aesthetics 群组崩溃后,Facebook 失去了对流行文化和病毒式媒体的控制。随着热门创作者和网络名人迁移到其他平台,Facebook 的信息流变得越来越稀疏,热门信息也越来越少。

随后 Facebook 被一系列令人不安的数据、隐私和仇恨言论丑闻所包围:剑桥分析公司丑闻(导致 2018 年的 #DeleteFacebook 运动)、美国大选假新闻等。

快被年轻人抛弃的 Facebook 为什么重新受到重视?

25 岁的 Karen 在隔离期间失业了几周,她重新激活 Facebook 个人资料,加入了 Binders 这样的工作群组(女性自由职业者论坛),并寻求直接的现金救济。

在疫情期间,Instagram 和 Twitter 上,口罩图片和令人感到压力大的新闻头条铺天盖地。凭借对长文本而非图片信息的倚重、对用户友好的直接消息传递和本地社区驱动的“群组”,Facebook 在疫情期间已成为一站式信息资源中心。

根据 PAPER 收集到的数据,全球有 450 万人加入了 COVID-19 相关的 Facebook 群组。在美国,几乎每个州和城市都涌现出了互助团体,同一个社区的邻居们可以在团体中请求或提供托儿、杂货、药品、个人防护装备、送货、翻译帮助或借钱等物品和服务。

除了找工作之外,用户还可以找到五花八门的群组:申请失业救助群组、在家教育孩子的父母群组、受冠状病毒感染的新娘群组、失业的美发师群组。还有买卖口罩、洗手液和塑料手套的群组。Karen 说:“Facebook 是一个公开的留言板。可以说,Facebook 是新的 LinkedIn。”

Facebook 可以是一个好的在线论坛

简而言之,Facebook 具有其他社交媒体所没有的论坛功能。现年 31 岁的 Mike Desposito 说:“Facebook 是唯一的设计良好的平台,因为用户可以在同一时间轻松地与一群人进行组织和沟通。”Desposito 在三月份发起了 Facebook HELP US-NYS Unemployment Issues 群组,以帮助数百万人度过纽约州申请失业的难题。

“ Instagram 等应用非常适合用来宣传和拍摄照片,但是如果你想提问和回答问题,那就不适合了。Facebook 让很多用户能够同时开展实实在在的对话。”布什威克互助群组的组织者 Alicia 补充说。

Facebook 上的疫情互助起初并非由年轻人创建和使用(Facebook 并未提供有关流量和用户数量增加的人口统计数据),但鉴于裁员对千禧一代和 Z 世代也有影响,因此他们可能加入了失业救助之类的群组。Desposito 表示:“我们观察到,很多人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创建 Facebook 账户,或者多年来已经没有使用旧的 Facebook 帐户了。”

与此同时,24 岁的 Natasha Frid 最近写下了她为 The Cut(女性时尚网站)申请失业救济的烦恼经历。Frid 在疫情之前也经常使用 Facebook,但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她一直将该网站视为实用资源,而不是社交网络:“我将其用作 Reddit / Craigslist。”

从年轻的组织者的角度来看,Facebook 在老年人群中的普及事实上是一件好事,因为老年人是人口统计学意义上最难接触到的人群。“纵观所有正在运营的平台,我想不出另一个具有多语言互动能力的平台,”另一位布什威克互助组织者 Maria 补充道。Maria 还说:“Facebook 对更广泛的受众来说更加熟悉,并且更易于访问。这对于想要为最弱势的群体提供服务的组织至关重要。”

这些群组的组织者不是彻头彻尾的 Facebook 拥护者。Alicia 提到,Facbook 删除了布什威克互助组发布的一些帖子。组织者还担心用户使用 Facebook 时会面临隐私风险。

总体而言,疫情的紧迫性可能有助于暂时消除用户对扎克伯格的厌恶。Facebook 无疑将自己定位为一个“仁慈的撒玛利亚人”:该网站在其主页上提供了“COVID-19 信息中心”,并举行了 2020 届毕业生虚拟毕业典礼。

一些用户在 Facebook 逃离生活

在疫情期间,高度互动的模因群组(玩梗群组)的吸引力(Facebook 特有的一种现象)已大大增强。23 岁的 Emily Orenstein 是面向青少年的新都市主义模因群组(NUMTOTs)的联合创始人和管理者之一)。Orenstein 表示,自疫情开始以来,这个拥有 20 万名会员的论坛发帖量大大增加。”他们的群组中有一半成员的年龄在 18-24 之间,而 40% 的成员年龄在 25-34 之间。Orenstein 表示,“NUMTOTs 群组试图在让该群组在‘让成员能够逃避刷屏的疫情新闻以获取一些乐趣的地方”,与‘共享可能让成员采取积极行动的信息(例如,互助基金、有关罢工的信息)’之间保持平衡。”

总的来说,Facebook 不再是模因文化的中心:Instagram 和 Twitter 各自有自己的巨型模因群体,有着大量笑话以及常人看不懂的语言。但是,鉴于 Instagram 和 Twitter 的社会和政治倾向,这两个平台都已不再是逃避现实的地方。Twitter 上的模因不断提醒着我们正在崩溃的社会和骇人的疫情动态。而在 Facebook 上,信息流被过滤到所有人都围绕同一主题的群组中,Facebook 上这些相对隐秘的群组具有安抚人心的效果。

哪些群组能够安抚人心?Weekly,一个喜欢通过用 B 级名人(前阵子走红过的且形象良好的明星)素材来搞笑的 Facebook 群组,在疫情隔离期间,申请加入群组的用户数激增。管理员 Jamie Lewis 说,“疫情并不会改变该群组的活力,但是体现了‘有一个社区或地方,让用户可以逃避并分散沉重的时事带来的压力’是多么重要。”

一个月前,这个奇怪的社区大约有 14 万 5 千名成员。在这篇文章发表时(5 月 22 日),成员数飙升至 180 万。该小组的创始人、20 岁的 Tyrese Childs 说:“我们从以往每天有约 100 个帖子,变为在几个小时内有 8 万 5 千条待处理帖子。”他说,年龄最小的群组成员只有 13 岁,不过大多数年龄在 18 至 24 岁之间。“Weekly 提供了一个让用户只对一件事感兴趣的空间:假装自己是一只蚂蚁。这就是为什么这种全球流行疾病会让 Facebook 更加重要。人们只想逃到另一个世界。”一位发帖人说:“只想对这个页面的创建者表示感谢,这个群组已经帮助我在这个困难时期摆脱了很多沮丧。”

可能没有比 Weekly 更逃避现实的群组:成员假装成蚁群中的蚂蚁。所有帖子内容,无论是帮助将“香蕉片”送给“蚁后”,还是共享与昆虫相关的 TikTok 视频的请求,都是以蚂蚁的视角和催眠式的格式(大写字母+空格)发布的。一个帖子中发布了一张火烈鸟的照片,并配上 E A T(吃)的文字。互动的其他群组成员在下面回复:“ C R U N C H”(食物清脆的声音),“ S P I C Y”(辣)。

在一段《虫虫危机》的视频片段下面,有人评论“F U N N Y”(搞笑),“N O S T A L G I A”(经典),“G I G G L E”(笑声)。此时有人评论说:“你们中的有些蚂蚁今天应该在隧道上工作。我不是在玩梗。”还有的群组成员写道:“蚂蚁朋友们,我觉得人类(H U M A N S)出了问题,最近都没看到他们出门。”

Facebook 上开始涌现像 Weekly 一样的“扮演群组”,例如大家都假装是室友的群组、大家都假装是蜜蜂的群组……

Facebook 在变成一站式疫情相关救助信息来源的同时,也在成为一个让生活不那么复杂甚至变得不合常理的地方。有很多群组禁止发布有关 COVID-19 疫情的信息,群组规则中包含“氛围检查”的规定。

Facebook 未来可能将继续吸引年轻人

Facebook 这一“中老年人的社交软件”已成为“避难所”。至少对于千禧一代而言,即使没有“我们假装 XXX 的群组”,Facebook 仍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传递信息。

社区群组和模因群组的兴起并不意味着 Facebook 在长期内会“卷土重来”。Facebook 在疫情期间的“复兴”主要发生在群组功能内,Facebook 不再是我们不停刷新页面、开展辩论或病毒式传播的地方,而是我们逃避生活中的挑战的地方。此外,用户开始在 Facebook 上找工作或住所,这样重要且实用的任务使他们无视了 Facebook 其实是社交媒体的事实。

疫情放大了 Facebook 上发生的转变,但无论好坏,Facebook 在未来可能将继续吸引年轻人。考虑到 Facebook 的丑闻,将其构筑成一个充满有益健康内容的实用网站听起来很奇怪,特别是对于千禧一代而言。但是当我们再度在 Facebook 上想要寻求关注度时,便会发现这个平台仍然在陪伴我们。


下一篇 :

上一篇 :